阡水

【论坛体】Stark大厦什么时候才能不双标??

设定Jarvis是仿生人,后期有幻红虽然现在没有

Friday出没注意!阅读愉快!




1#楼主

如题,今天一大早起来看到Stark公司发的这个通告是真的过分。凭什么他自己的仿生人就不用遵守这些条例啊,这不是摆明的双标???

2#

什么,都0202年了还有人质疑仿生人伴侣之间的小情趣吗

3#

哈哈哈哈ls情趣可还行

4#

楼主是不是在火星才通网啊···他们俩的相处模式不一直这样?

5#楼主

只是觉得如果Jarvis有一天突然想灭绝全人类了那岂不是没人可以管他,很危险的啊!

6#

我才是刚通网的那个吧,什么通告在哪里在哪里

7#

心疼ls,Stark公司官网了解一下

8#

我···卡死了···可是我网速是正常的啊

9#

Stark公司的官网都卡了说明这个浏览量是真的大

10#

什么瓜啊我好焦灼啊啊啊!!!!有无小天使!!救命!!!

11#

“特别声明,本公司研发出的原型机Jarvis不受限于上面任何条例。最终解释权归Stark技术研发部所有。”

给楼上转运来的瓜

12#

哈哈哈哈哈看多少次都能看出话语里的骄傲感哈哈哈哈

13#

逐渐忘记原标题系列

14#楼主

这不是摆明了给他最高权限吗???还不够双标?

15#

我觉得楼主真的想多了

16#

dd楼上,Jarvis可是好多年前就开始学习的仿生人啊

17#楼主

所以呢···这难道不意味着他更危险吗!!

18#

lss的意思应该是,Jarvis是通用人工智能,有很多年的学习经验(他的权值应该已经非常完美了)所以就算是规定了也没有什么束缚力。

19#

根本原因是Jarvis根本没有这个想法

20#

Jarvis想灭绝人类还要等到现在啊,2017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可以秒杀Alpha Go Zero了好伐

说起来我现在还记得妮妮那个骄傲和不屑一顾的劲儿

21#

噗···居然能看到如此古早的名字,看来ls和我年纪差不多?

22#

别别别,大家都是老阿姨了,求不拆穿

23#     Friday  

每天上上论坛都能发现新惊喜

24#

楼上什么神仙??为什么还能红名???

2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Friday!!

26#

啊啊啊啊啊确认几遍真的是Friday啊!!女神久仰大名啊啊啊啊!!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27#

完了,楼主diss通告的帖子被看见了楼主不是要完

28#

吃瓜群众想知道为什么可以红名···什么神仙操作

29#    好瓜不脆

哎呀楼上小可爱老阿姨来给你们解释一下。

Friday是Stark研发出来的另一个人工智能,当初Jarvis因为一些事故离开了一段时间就是她帮着打点Stark工业的呀!Friday人身是一个特别好看的小姐姐!!!当初来我们学校的时候有幸见过一面,那时候还不知道是Friday来着·····

你们进Stark的官网会有女声调换语言,那个声音就是小姐姐啊!

30#

楼上校友!!顺便补充一句当时Friday小姐姐路过教室还指导我我建了个河水的模来着,那个光影我真的吹爆!!!!我现在还留着!!

也就是从那时候我发现建模好不好看和设备没有关系🙃🙃

31#

好奇楼上那个学校啊,羡慕

32#     好瓜不脆

MIT

33#

·····对不起打扰了,是我不配

34#     Friday

明明比你们大这么多还被叫小姐姐真是不好意思

35#

听完解释我现在好慌

36#

同,我们这算是混入了内部人员?

37#

突然担心起楼主的人身安全

38#楼主

等等··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笃定Jarvis压根就没这个心思,我才刚来我啥都不知道啊😭

40#   Friday

因为大哥心里只有Sir,以及不得不分心出来管理的事物。

 

41#

woc,这是什么官方满分回答啊

42#

老阿姨出来吃糖啊!!!官方大手啊这可是!!!

43#

佛了佛了,不能跟人工智能比手速

44#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从Friday的话语中读出来一丝无奈是怎么回事

45#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46#

求更多内幕啊啊啊啊啊啊!!!

47#  十八楼甜品有什么不好吃的

呵,就他们俩那个黏糊劲儿。我把全球数据库放在Jar面前他都不会理一下

48#

楼上也是知情人士吗!!妙啊!!!我今天就等着二位了!手舞足蹈jpg.

49#

而且话语中透露出的还是很近的知情人士呢····!

50#  求不扒只是技术君

我好想查一下47楼大佬是哪位啊(搓手手jpg·)

51#  十八楼甜品有什么不好吃的

查吧,反正我也是刚忙完一阵子闲得无聊。正好陪你们聊聊天。

52#

这话语中一股大佬的气场是怎么回事

53#

果然,这就是知情人士的气场吗

54#  打代码的

oderk,查完绝不乱说!

55#十八楼甜品有什么不好吃的

自己别吓到

56#

大胆预测不会是Stark的员工吧!只有Stark才会在十八楼当甜品站啊……

57#

真正的员工回答一下,能进18楼的人我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不可能的。

58#   Friday

已对@十八楼甜品有什么不好吃的 个人信息进行加密



大哥说,不要让人老是在防火墙外转悠,他在忙别的事。还给我发了一堆紊乱代码……说没事自己编着玩去。当然原话说的很礼貌就是了🙄

59#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仿生人之间吵架方式吗哈哈哈哈哈

60#

朋友们关注重点啊!!在大厦的防火墙旁边说明是Stark的人啊!!

61#

卧槽别吧,进十八楼的还吃甜品的……CEO大人你能不闹吗



 

 

 

 

封面格外少女心

失蓝:

【Future Nostalgia一宣 · 正式印调】

三刷来啦,由于内容增加蛮多的干脆把名字给改了,这次封面也下了大功夫,是不是超美!

· 印调链接 ·


· 基本信息 ·

刊名:Future Nostalgia

原作:美国队长

配对:Steve x Bucky

分级:NC-17

字数:约11万

页数:约200p

装帧:半透外封+珠光内封

价格:55-68元(待定)


· 参本人员 ·

作者/宣图:失蓝

画手: @豸苗口即 

主催:@湯川控

校对:geekgaga, la nuit

排版:kuma

封设:@sonder


· 收录作品 ·

《困兽》

《黄金雨》

《水星》

《Sin Vergüenza》


· 微博链接 ·

转发里抽两位赠送新刊一本+之前的情信手写一封

(占tag抱歉,烦请喜欢的小伙伴帮忙扩散,谢谢~)

【盾冬】九头蛇基层员工回忆录/沙雕回忆录向


获取人:Steve
获取地点:俄罗斯境内
信件类最高级别保密,页数1/N

我,九头蛇底层小员工。
编程序写算法制造武器撺掇群众烧杀抢掠这些听起来很九头蛇的东西,都不关我事。
我的上级的上级和红骷髅的关系就好像蜘蛛和蜘蛛腿毛。
……而我见到Winter soldier其实是个很意外的事。
那天我正拿着一大箱订书针从实验室外走过,天知道九头蛇最近拐回来了多少试验品,为什么有成堆的资料要写。
我正在内心把九头蛇资料部的领导骂个狗血淋头的时候,实验室里走出来一大群脸上写着疲倦,怨气都几乎要实体化了的科学家。
“终于都改造结束了,再补一针就……”
“啊……我要回房间睡上三天三夜”
“这批最可能成功的就是David了吧,他的各项指数一直很稳。”
“留一个人……留一个四个小时后给他们注射”
人群叽叽喳喳的向我这个方向走来,说真的,要不是我在九头蛇还有个一年半载的。还真的不觉得这群满身血污的人是科学家。
我准备跑路了,要是被看上了说什么也要被拐进去。
一时间,四目相对,场面无比尴尬。
然后我就被推进了实验室,带着一箱订书针和不知名的十只注射器。像迷茫的小白鼠。实验室还没清理,到处都是纱布绷带,仪器的线连的到处都是。
艹,天杀的九头蛇,在充斥着消毒水和血腥味的环境下完全待不下去。
实验室内有十个玻璃罩,有些有名卡,有些就像孤儿一样,九头蛇乐意喊他们什么就喊什么。比如我眼前的这个,那时候他还不叫Winter soldier.他那时候刚被截肢,骨头碎片都还没花心思给他处理。强行压迫止血,没有名卡,没有护工照料,我甚至怀疑有没有给他一点吃的。
天杀的九头蛇。
“啪”
玻璃护罩打开了,我连忙从冰冻的箱子里抽出注射器。我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致死物,毕竟以我的脑回路理解不了血清的用处。

“想验证血清的作用不用等那么长时间,在血清注射成功后再补一针致死物,只要作用效果不太强就行。能活下来的必定是血清起作用了的试验品。”

“他们会发高烧,注意补充水分。”

我以为是营养剂,按照要求给他们注射了。
在实验室里等了差不多有一夜,实验室的门再打开的时候,我趁着一片哀嚎,痛惜与不满迅速溜了出来。
“天哪……这个居然……我还想给他改装一个局部人体zha dan呢。”
“这一个月又废了……啊……!!!”
“博士,编号524还有生命体征。”

后来这个我觉得最不可能活下来的成了九头蛇的头号杀手,已经是差不多一年后的事了。
我第一次给Winter soldier写档案,看到屏幕上熟悉的脸,一阵沉默。
这算完了,要让这哥们知道是我给他打的药那我的美好前程和梦想算是交代在这了。也不知道九头蛇洗脑功底好不好。
底层文职人员从那以后有很多年只在档案里见过他,闻风丧胆的杀人手法和炫酷的狙击手技能。
他天赋很好,扔到哪里做任务回来都能学会他们那的语言。凭借一身本事加上来无影去无踪的藏匿技巧,渐渐的成了九头蛇的扛把子暗杀武器。容错率基本为零,打任务成功打到手软。至于我,我生活中唯一的变化就是房里转来了一个19岁的少女,被调到了A组特遣队,我们戏称为擦枪小队。不过有Winter那种狠角色,他们也确实就是擦擦枪递递枪了。
这姑娘活泼的很,每次出完任务回来就开始叨叨叨今天跟的人又怎么样了啊,今天的Winter也是四百米外狙中啊①
呵,不是我吹,我们九头蛇扛把子要不是枪支限制,能给你狙到一千米外。
还有什么“大家都说狙击手爬得越高死的越快,可是今天Winter狙一个人,直接爬到最高层暴露式一枪。真的像不要命了一样。”
……按照九头蛇的核心宗旨,他是资产,在他的脑子里不应该有逃生路线这种概念。
再后来,九头蛇开发了新的洗脑技术。不损害记忆,不会留下断片和残影,而是直接把他们想洗掉的记忆导出到设备里。同样是实验品,他们需要记忆足够丰富的人,最好能够让他们慢慢试,一段段导出。
于是就这样,我成为了九头蛇里第一批颐养天年的老人?
“他们有足够多的,连我们都不知道的记忆。”
日子就这么和平的过了一年又一年,我过着每天缝缝补补装订资料打扫房间的日子。
直到有一次,和我同一个房间的那个小姑娘说,Winter任务失败了。
什么情况?任务失败?
她大致的跟我讲了讲,她当时在后方控制战机,看见下面Winter追着一个女人跑,一路追拦捕截好不容易打中肩膀,又被她同行的队长救下了。
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
“那女人绝对是我见过身手最好的女性。”
哦,那是。我翻着手上战机拍摄的剪影材料。红发的特工小姐嘛,好几十年前档案里就打过照面了。
“还有啊,Winter在飞机上的时候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对劲。懵懵的,好像在回想什么事。”
回想什么呢,九头蛇新洗脑技术发明出来他就没什么好回想的了。Winter任务失败,被人打掉了面罩和护目镜。这对他来讲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Winter被送去洗脑,底下的小分支被召集去开会。大家都各忙各的,毕竟航母发射也就这么几天的事情,有的是工作。没谁分心去管本来就打不过敌人的Winter.
Winter后来马上出了第二个任务,也可以说是上次的任务根本就没完成。当九头蛇的首领们正在商议为什么Winter情绪波动如此大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一份资料。
James Barnes
一切都能解释,可七十年后没人提醒他们这个,而且九头蛇从来不承认身上还有人性的部分。
在他们把未成熟的技术投用之前,他们得到了更让人震惊的消息。
资产逃脱
换句话说,Winter暂时摆脱了这天杀的九头蛇。

试验品记忆导入片段━已提交总部

①“今天的Winter也是四百米外狙中啊”二战时狙击手的射程差不多在200m左右。时间线上这里已经是二战往后。

感谢阅读,这本来是准备写成一个短片。以几位不同的路人视角写一写。因为九头蛇本身的原因……这部分写的并不是很甜很有趣。后期出现神盾局员工和瓦坎达居民的时候会相对……emmmm等我写出来再来补这个词。

【AC】Annatar也会需要梦吗

背景设定在约第二纪元1696年左右
Summary:Annatar需要一个梦境来安慰自己多日疲惫的肉体,而梦境不总是那么容易控制,也并不总是那么完美。

是那些卑劣的,看起来就笨手笨脚的奥克们完成了这个梦境。
在大部分都是Annatar自己编造而成的情况下。但他无法把自己的意识全然灌注到这个梦境中。不过这没关系,他可以允许一小部分不受控制的事发生在他的眼前。
要知道,即便是所谓的大能者,即便是伊露维塔也无法使一切都井然有序。而且他从不相信这群脑子没有回路的奥克,会呈给他什么完美无缺的东西。
于是他吩咐给那些奥克说,
“把他在大牢里说的话,转述给我。”
他只想听到“他”说的,让自己在多日的攻占和审讯中放松下来。哪怕这只是个梦,他需要这个,他需要听他想听的话。
有太久他的阶下囚都只在牢房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嘶吼,他的囚犯甚至已经很久没说出过一个完整的句子了。“
如果有必要,你们可以稍加修饰它。”
这是Annatar窝进那张床前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就不可阻挡的陷入了深沉的梦中。
梦境不比现实,它将这位昔日的迈雅包裹起来,低语叙叙的传达着魔多的地牢是如何密不透光,他身上的伤口是如何一次次破损,他又是如何逃避那些疾呼的鞭声。
“你不是想知道吗?你不是想知道三戒的下落吗…”
Annatar皱起眉头,出言打断。
“事到如今我还在好奇,有谁不知道那些戒指去往了Galadriel和Gil-galad的手上。”①
他伸出手点着那位囚犯的眉心
“你的想法都写在这里。听听你对那些戒指的渴望吧,锻造和理解?呵。”
Annatar一直自顾自的,坚定不移的觉得这本质上和他想要创造新世界,并守护它的美没有什么不同。只能责怪这些精灵太过于狭窄,自由前是混乱和黎明前是黑夜一样易于理解不是吗。

………

“我其实一直都希望回到过去……”
“如果有机会,或许我会承认。”
“甚至连曼督斯都容不下我……”
“Ann…你从来没向我坦白过什么,从来没有,这四百多年来你从未向我坦白什么”
“你私藏了技术,你锻造了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你在诸多方面隐瞒着我。”
Anntar看上去比他想象的更愤怒,这番话说的仿佛他才是那个犯了错需要原谅的人,如今是他还在这里纠缠不清。
“Telperinquar,是你先擅自主张的!”
他确实在生气,但在这个纠缠不清的梦里,他也少有的分神去思考。

“你会承认什么?Celebrimbor?你会承认什么?”
他脚下的囚犯倒吸了一口凉气,仿佛是哪个伤口又开始疼痛。然后逃避似的偏开了头,一会又觉得没什么好躲避的。牢房里只剩下烛台燃烧发出的的一点点轻微的嘶嘶声。
这几个月Annatar似乎有些明白了,如果这个倔强的精灵什么都不想说,那他也无法如愿以偿的得到什么。
毕竟他什么办法都已经试过了。
于是在这个梦里,Annatar按照他的理解进行了下去,他做了永远也不会成真的梦。

Annatar从梦境中醒来,已经是下一场战争即将开始的时候。他揉了揉眉角,这些东西非但没有让他放松,反而让他更紧张起来。因为这些他原本听不到看不到的事,如今以这样一种更直白更生动的方式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扫视了一眼床边,直接把那个在此地少有的做工精致的床头柜摔了下去。
“你们到底虚构了多少东西。”
他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来什么情绪。那些回忆性的话语依然在耳边嗡嗡作响,让他分不清楚几成真几成假。
那些奥克猜想着主上应该是生气了,可到底在发什么无名火它们也猜不出来。
“只有一句……主人,只有一句不是他亲口说的。”
先开始说话的那只奥克又在解释些什么,说的什么Annatar一个字也不想听。他只觉得那些东西话里都带着一股硫磺味。

脑中已经浮现了在街上遇见盾冬女孩的画面……

栉名梳子:

还没有具体的T恤链接。大概9点半过后才有。可以先收藏店铺。

淘宝搜索店铺:蓝色梳子

艾特伙伴:
@花自飘零落
@磷基链式派

做了一组图,给各位党员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绝对有用

鬼师:

转发这个Ada新的一年里你的Ada 将富可敌国。

【莱瑟】这是一个安静的下午

设定护戒结束之后,地图之类不要深究。
——─────────────────
游子一旦离开了家,就很难再回来,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
莱格拉斯回来的那个下午,整个林地王国一片寂静。夏日的阳光晒得森林里都是蒸腾的热气,让人大脑发晕。当加里安依着瑟兰迪尔的命令去往密林边界,和长湖镇的居民进行照例贸易往来时。他隐隐约约在丛林里看见了一个骑着白马的身影,身影和姿态像极了莱格拉斯。
加里安吓的勒住了马,回头看时那个身影仿佛梦中的泡影一样消失不见,只留在空中缓缓落下的几片树叶。
精灵从不怀疑自己的眼睛,那是维拉赐给他们的礼物。因此加里安能够十分肯定他刚才看到的就是密林的王子,莱格拉斯。
他回来了。
加里安果断的放弃了此次的交易,只是派了一个精灵过去说明情况。带着剩下的精灵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林地王国。
自从莱格拉斯走后,国王一直处于郁郁寡欢的状态。其他的精灵是看不出这么多端倪的,国王在他们面前一直都是冷漠又疏离。表现出对莱格拉斯的远离毫不在乎的态度。
只有加里安见过瑟兰迪尔往西北方注视时,无比专注的眼神。
加里安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国王的卧室,在他离开之前瑟兰迪尔特地嘱咐说要睡个午觉。这会儿他肯定还没醒。
他在卧室的门前看到了莱戈拉斯,莱戈拉斯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门上的花纹,却没有敲开门的意思。
“王子殿下,欢迎回来。”
加里安上前,按耐住内心的激动,出于礼节性的微微鞠躬。
“谢谢,加里安。国王还没有醒吗?”
莱戈拉斯回过头,脸上带着他从没见过的微笑。甚至有了点他父亲的影子。
没有想象中的热泪盈眶,没有拥抱,没有激动人心的晚会。只有一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谢谢。
加里安一时愣在了原地,征征的看着莱戈拉斯。
───────────────────
瑟兰迪尔根本没有入睡,在整个密林遭受索伦大军的夜袭过后。他再也没有能够深睡眠的时候。
他躺在床上,为躲避夏日的炎热只穿了一件绣着暗纹的睡袍。恍惚间在簌簌落叶声中听见了莱戈拉斯的声音,他在门外轻轻喊着
“父亲…?”
没有之前的带着尾音的眷恋,莱戈拉斯像在执行什么特殊的命令。轻轻喊了两下就噤了声。

估计是没有文力写了……摊

脑洞

索伦幻化出安纳塔的皮时,是通过什么标准来确定这个皮的外貌如何?他又是怎么知道这张皮能够骗去凯勒布理鹏的信任?
或许他根本就不能确定呢
或许只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索伦真的见过这么一位迈雅。美丽善良,只是在诸神中隐去了光辉。索伦可能只是远远的看过一眼,记住了他的样子。也可能与他私交甚密,密到连对方耳朵的轮廓都记得清楚。
或许这副皮囊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身体的各个部位来自于索伦记忆中最完美的样子。那他的眼睛取自谁呢,他的头发取自谁呢,他的声音取自谁呢。
或许这副皮囊是索伦曾经抓捕到的精灵,那个精灵用这副皮囊欺骗过索伦,精灵编了一个很大的慌,跟索伦讲了许多不着边际无法兑现的话。只是为了从他这里逃走。以至于索伦再想欺骗一次的时候,首先就想起了当年的那个精灵。
想起,如果他也用那位精灵的容貌。凯勒布理鹏会不会遭受他当年同样的痛苦。